卜过夏夜

关注了我你也会取关的

【祺鑫/马丁】预告 01

00

昨天打下预告二字的时候,还没想好题目,转眼一想,那就这题目吧,【预告】二字刚好合适。

崽崽们一起走花路吧~

也欢迎来看我的流水账哈哈


距离马嘉祺退出TF家族已经一年,丁程鑫在签了影视部之后,陆陆续续拍了好几个少年角色。这些角色唯一的共同点大概就是不是主角,来头不大,尚有上升空间。有些倒是丁程鑫的本色演出,笑眼弯弯,活脱脱的像只活泼可爱的小狐狸;有些角色需要和女同学看看书弹弹琴,教教作业做做题,公司不允许的早恋,甚至和异性保持一定距离的规矩,在此刻倒是破了戒。

对马嘉祺而言,却是闲赋在家的一年。走了这么久的路,怎能说放弃就放弃,只不过还没找到好的资源,暂且还是做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马嘉祺吧。

马嘉祺睡醒的时候,揉了揉头,真疼,已经不止一次梦到那份文件摔在自己面前的样子了。打开电视,又看到丁程鑫参演的电视剧。和小女生的,真辣眼睛,讲些什么情的爱的。马嘉祺恨不得立刻把丁程鑫从电视里揪出来,指着他好好地说一顿,你还未成年,你到底在讲些什么,做些什么。马嘉祺就想像教导主任一样把这些早恋的学生叫到门口罚站。幸亏他不是主角,下一秒,又晃到了其他人。马嘉祺打开微信,界面还停留在昨天和丁程鑫的聊天记录上,晚上十一点:

嘉祺,我现在才收工,晚安。


丁程鑫正巧在郑州拍戏,现在正值暑假,杀青后就立马来马嘉祺家小住。

“嘉祺。”丁程鑫坐的不老实了。

“嘉祺。”见对方没理,又叫了一声。

“小火柴。”生气,丁程鑫开始要装作戳戳马嘉祺的小细腿了。

“小马蹄。”还没理。

“小马哥。”好吧,丁程鑫泄了一口气,开始变换着讨好地叫了。

“马嘉祺。”叫你全名总可以了吧。

“马嘉祺,你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讲话。”丁程鑫要发飙了,两颊气鼓鼓的。

马嘉祺这才从手中的书里探出脑袋,迷迷糊糊地唔了一声。昨晚睡得并不好,现在阳光正好,大大的落地窗前,晒得人懒洋洋的。

“今天天气这么好,我们出去走走吧。刚好《解忧杂货店2》上映,走呗走呗。”

 

马嘉祺望望外边的天,正午的太阳正高照着,嫌弃的看了旁边的人一眼,明明身上还冒着热气,却总是有着天马行空的想法。马嘉祺见他嘴里叼着一根也不知从哪里搜罗出来的冰棍,顺口问,“你这冰棍好眼熟,哪来的?”

丁程鑫的舌头刚好从冰棍的底端舔到顶端,一顿,舌尖被冰棍冒出来的冷气冻得滋滋直叫,睁大眼睛瞪了马嘉祺一眼,“你家的冰箱啊,阿姨昨晚做的吧,味道挺不错的。”

马嘉祺有点想起来了,昨天和哥哥一起大闹厨房,还有些剩的材料舍不得扔,拿出冰棍的模具来,七倒八倒竟然就这样填满了。然后顺手就这样塞进了冰箱,如果不是丁程鑫这个点拿出来,怕又是下次被妈妈扔进了垃圾箱。得了,别告诉他了,马嘉祺暗暗想。

“你想吃不,要吃不。”丁程鑫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,拿着冰棍在他眼前晃晃悠悠,马嘉祺被他晃着晃着,心思也不知飘到了哪里,丁程鑫怎么长这么好看,被汗水浸湿的刘海被他随意的撩到了一边就算了,偏偏还要漏出光洁的额头。汗水顺着他无可挑剔的脸颊线条滑下来,滑过精致的锁骨,滴到深不见底的敞开的衣领里。难怪隔壁家的小姑娘天天闹着要见他。这样想着,马嘉祺竟忍不住伸出了舌头。丁程鑫见马嘉祺上了钩,眼疾手快的将冰棍塞回自己的嘴巴里,支支吾吾地说:“不给你吃”。

这下真的要出门了。马嘉祺不知从那里搜罗出来了两个口罩和两顶帽子,给丁程鑫:“带上吧。”丁程鑫嫌热,不想带,说:“都怪你,长这么耀眼。”马嘉祺装作恶狠狠地样子,盯着他的眼睛,嘴角微微向上一扬:“怪我咯”。丁程鑫一下子软了下来,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他看:“怪我,怪我。”“怪我是这天空中最闪亮的一颗星”说着,还不忘记拿手在胸口悄咪咪地比划着爱心。

马嘉祺心想,真是一只口嫌体正直的小狐狸。

 

到了商场,丁程鑫真是耀眼啊,马嘉祺不得已先安顿好丁程鑫,之后再自顾自地排队去买丁程鑫一路上嚷嚷着要吃的爆米花。

马嘉祺回来以后,发现丁程鑫不见了,东张西望地发现有个高个的可疑目标就在前方的机器旁。马嘉祺捧着一桶爆米花站在丁程鑫身后,丁程鑫好像感受到什么一样,笑眼弯弯地转头对着马嘉祺笑,双手讨好般地摆在胸前,他眯着眼睛撒娇:“小马哥,有一块钱不,给我一块钱呗。”

马嘉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:“你要干嘛?”

“啊”丁程鑫拖长了尾音,“就玩一下那个。”

马嘉祺顺着丁程鑫手指的方向望去。一群小孩子围在某台机器旁。

“娃娃机?”

“差不多吧”丁程鑫不敢摘口罩,只好双眼看着面前的爆米花。

马嘉祺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块钱,潇洒地抛给丁程鑫,“那就给你玩一次。”

“谢谢嘞!”

好几个孩子都在排队玩,是个出棒棒糖的机器。机器上有个大转盘,上面均划分为12块,分别轮流标着1、2、3、4,投入一块钱,机器上的转盘就开始转动,最后停在哪一处就能在出口处得到几根棒棒糖。马嘉祺站在旁边看了好一会儿,好几个小孩在玩,都只能拿到一个棒棒糖。都是商家的阴谋,马嘉祺暗想。

前头玩的小孩子终于散了,现在只剩下丁程鑫和马嘉祺了。


丁程鑫往手中的硬币呼了一口气:

“嘉祺,你猜我能转到几?”

“马嘉祺,我跟你说,我运气特别好,你信不信。”

“嘉祺,那我猜两个,一个给你,一个给我。”

 

丁程鑫小心翼翼的把硬币投到硬币口,按下开始键,转盘开始转动。

 

转盘开始转动起来,呼啦呼啦地闪着,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。最终停在了“2”上。

丁程鑫兴奋地叫起来:“哇塞,真的是两个诶。”

丁程鑫从出口处捞上来两根棒棒糖:“一个橙子味,一个草莓味。”

他举着两颗糖献宝似的在马嘉祺眼前转悠:“小马哥,想要哪一个呀?”随后又自顾自地说起话来:“我还是把我最喜欢的橙子味给你啊。”



评论(4)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