卜过夏夜

关注了我你也会取关的

【祺鑫/马丁】预告 03

00  01  02

照例祝崽崽们顺利走花路!

也希望自己能继续陪着他们走下去!


马嘉祺和士大夫最后依旧不欢而散,士大夫说:“马嘉祺,这里是TF家族,你既然在TF家族,就要遵守TF家族的规矩。”

言毕,士大夫手中的纸重重的拍打在了办公桌上,风一吹过,吹起了纸张旁边的一角。马嘉祺看着这沓纸,好像看见春天的时候,自己的资料肯定也被丁程鑫过目。他是怎么想自己的呢?全能担当?救命稻草?一个团的底气?还是说,竞争者?

之后的一切都很顺利,和丁程鑫的相识,交心,一起上学,一起上台,一起录制综艺,这半年来最多的时间都是和他度过。

当初马嘉祺胸有成竹地在练习生的合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。那时的感激,感谢,感动,展望前方,好像有了一个更大的舞台。风轻轻吹过胸膛的时候,是热血。现在都消散了,从前的一切对于现在只不过是嘲讽。嘲讽之前的一幕幕,嘲讽他自认为的兄弟情,连带着嘲讽他之前所做的一切。他不禁庆幸,幸好,幸好这份练习生约,他只签了三年,那就和你们耗上这三年,三年后,我走人。

工作人员没想到马嘉祺做得如此决绝。这么好的条件,原以为没有人会舍得拒绝。


马嘉祺走出办公室的时候,刚刚由于练舞挥洒的一腔热血全然消散,现在背后倒是布满了细细的冷汗,在这个青黄不接的日子里,感官上显得额外的清晰。现在,特别想拎起丁程鑫的衣领,好好地和他干一架,这种冲动涌上了马嘉祺的心头。

回到练习室的时候,丁程鑫还带着其他练习生正在练习。宋亚轩看见他回来了,一蹦一跳地过来和马嘉祺打招呼:“小马哥,你终于回来了,我可想死你了。”说完,还要跳上去。马嘉祺心情不好,倒也舍不得将气发在爱撒娇的弟弟身上,只是摸了摸他的头顶,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肩,径直朝丁程鑫走去。

丁程鑫在镜子里看见了马嘉祺向他走来,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还未擦去,手中的动作先停了下来,好像,确实是到了隐瞒不住的时刻了。他转身对身后跟着他练舞的练习生们说:“大家先休息一下。”然后大步向朝他走过来的马嘉祺走去,“跟我来。”


两个人的事情,还是两个人解决地好,既然尊称为老丁了,一切腥风血雨还是自己扛下吧。


刚走出门外,马嘉祺一个拳头就砸了过来,丁程鑫没躲,老老实实地挨了一下,向后趔趄了两步。接下来,两人开始纠缠在一起,丁程鑫力气大,但打架并不是本意,只是看着马嘉祺这个样子,还是陪他打一架更好,所以还是克制着自己。马嘉祺平时温温柔柔的一个男孩子,打架也尝试过,但还是未得要领,打起来力气也不大。这个年纪的男孩子,正是脾气大血性足的时刻。有些事情,大家心知肚明,能用拳头来说话的事情,倒是比其他方式来的更加直接。

打人不打脸,都是要做偶像的命,都懂这行业中的规则。


练习生们冲出门外的时候,看到的是两个人刚刚分开,红着眼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对视着对方的样子。马嘉祺抬起头,似笑非笑地看了丁程鑫一眼,又冲着墙踢了一脚,然后转头离开。

敖子逸站在一旁,也不知道说些什么,在这个老大和老二打架的紧急关头,他知道自己是最应该站出来的那一个,可是这敏感压抑的气氛却让他不知从何下手。他是满嘴跑火车,遇到问题更愿意打哈哈过去,其实他心里门儿清,在这长江国际十八楼,和工作人员关系最好的是谁,是他敖子逸。或许,打一架把情绪释放出来比憋在心里更好。敖子逸上前递给丁程鑫一瓶矿泉水,然后转身挥挥手,佯装轻松欢快的样子,招呼大家进去:“好了好了,休息时间结束了,大家可以回去训练了。”

宋亚轩有些懵逼,瞪大了眼睛拽着张真源的衣角:“这是干啥啊?”

贺峻霖看着马嘉祺离去的身影,眼眸中充满了不可意味的情绪,一言不发。


评论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