卜过夏夜

关注了我你也会取关的

【祺鑫/马丁】未展开的意念

想象一个男人生来就少了一颗心,他善良、正直、彬彬有礼,但就是没有那颗心。

——芬妮摩尔

 

“小火柴,你今天怎么不理我?”丁程鑫凑了过去,像一只猫咪一样蹭了蹭马嘉祺的肩膀。马嘉祺整个人陷在沙发里双手拿着手机,神情专注,自顾自地开始新一轮的游戏。

 

丁程鑫倒是不依不饶,本就是大哥的气质,公司对他的尊重是任何人都不可取代的,“老丁”这一尊称的背后,自然有其放弃的东西。遇到马嘉祺的时候,倒是不觉得该怎么样,他温柔、和善、彬彬有礼,却又不是老好人的那类,他总是能恰到好处地出现在自己的身边,彬彬有礼地去解决他不喜欢或者他不稀罕的事情。

 

丁程鑫有时候想,他到底是不是一直都是这样游刃有余,或者说,他是不是隐藏了最真实的自己。

 

马嘉祺心里本就烦躁,被丁程鑫缠的不耐烦了,顺口说道,“公司不是要解绑我们么,喏,那个宋文嘉,你这哥哥弟弟的戏码可还玩得过瘾?”

他心里有气,抬头就看着他的眼睛。原以为进这公司是个踏板,他是来奋力一跃的,就像鲤鱼跃龙门一样,他这普通的鲤鱼踏上这块板,望能蹦的老高。却没想到,丁程鑫才是那块板,他马嘉祺都准备好了竞争脱颖而出的准备,这个坑倒是他自觉地跳了进去。

 

外人见丁程鑫坚韧、有担当,十足的大哥模样,马嘉祺却知道,在舞台的背后,在摄像机照不见得的地方,有个人,悄悄地拍着自己的屁股,他知道自己怕痒,所以从不在公众场合摸上腰上的软肉,而在人前,大方地将话筒递给他让他发言。

 

丁程鑫也没想着自己一系列的动作会不会被眼尖的粉丝发现,只是,词穷的时候,回答不上来的时候,自然而然想到了马嘉祺而已,况且,他就在自己旁边站着呢。

 

丁程鑫没想到马嘉祺会用这话来堵他的嘴,说好的温柔的马嘉祺呢。他这明明是生活所迫,被迫卖身。不对,完全就是工作需要。这不就是作为简亓的马嘉祺说的话么。

——演多了都是角色,谁还会认得清你是谁呢?

马嘉祺这个人真是臭屁。他想去瞪他一眼,但是又觉得这吃味的场景挺不错。

 

“小丁,过来换衣服了。”化妆师姐姐过来叫他,“嘉祺也在啊,少玩点游戏,快去准备准备吧,待会儿就轮到你拍定妆照了。”

 

“嘉祺,这样,身体再转过来一点。你想象一下自己是一个校霸”

“对,就是这样,眼神凶狠一点,再狠一点。”马嘉祺心下不自在,但工作又是另一码事,原本就有演戏功底,现在心下不爽,也能很好地把情绪带入。

 

“小朋友,”丁程鑫换下了显得文文弱弱的校服,穿着另一身不同风格的衣服走了过来。马嘉祺嫌弃地瞥了他一眼,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。什么嘛,一定要自己示弱吗,你可别忘记,“祺鑫”的粉丝可比“鑫祺”多。

 

他也没忘记,上次两人窝在一起看节目的回放。B站弹幕自然是开着的,丁程鑫也不知看到了什么,鼓鼓囊囊道:“什么啊,为什么我在后面,我不服!”

 

丁程鑫的气势太强烈,马嘉祺心里想和他和好,嘴上又不想轻易饶了他。本来拍摄任务就重,自己的戏份不及两位大主角。平时总是腻歪在一起的两人,因为这个,相处时间就开始减少。莫名其妙的冷战,真是太不值得了。

 

在拍摄中还单手插着兜拗造型的马嘉祺立刻把手从兜里拿了出来,顺手拉了拉身上的衣服,有些紧张,不知道丁程鑫下一步要做些什么。

 

丁程鑫靠近的时候,马嘉祺不自觉地开始躲,“干嘛,你要干嘛”。丁程鑫在气势上就胜人一等,过来就一把抓住马嘉祺的手。刚开始抓的姿势倒是不舒服,两只手抓着抓着,就变成了十指相扣的姿势。掌心对着掌心,手指和手指紧紧扣着。

 

——恩,很不错。

 

马嘉祺觉得自己和他还在生气,凭什么他想握就握,倒是灵机一动,哼,你不演哥哥么,我瞧瞧你,马嘉祺嘀嘀咕咕地囔着,一把跪下,口中喊道:“哥。”那声,那调,直冲冲地就窜进丁程鑫的耳朵里。丁程鑫有些飘飘然,但转头又意识到了这是来自他的小朋友对他的嘲讽,于是佯装用力的样子是瞪着跪在地上的马嘉祺,马嘉祺得了好处,也不敢再不依不饶了,连忙接道,“我错了我错了。”

 

丁程鑫被他那一声“哥”叫的面红耳赤,不好意思地松开手,后知后觉地才发现摄像机正对着他俩,装着镇定自若的样子向着摄像机的方向走去。

 

——他善良、正直、彬彬有礼,还捧出一颗火热的真心。

 

 

 

所以在“哥”的前一句,小马到底嘀嘀咕咕地和小丁说了什么悄悄话啊QAQ

 

评论(4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