卜过夏夜

关注了我你也会取关的

桃小姐和亓先生的吃醋日常

陶桃如愿生了一对双胞胎,关于简大经纪一定要给孩子取名为笑笑的想法,陶桃表现得很不屑一顾。女儿嘛,自然要取个好听的名字。

 

但是耐不住简大经纪女儿奴的样子,陶桃在病床上被简亓缠的烦了,想还给自己一个清静的日子,于是终于同意了“笑笑”这个小名。

 

然而,简亓对简笑笑那同父同母的双胞胎哥哥表现得倒是不是那么积极。

 

 

“老婆,就叫笑笑吧,笑笑多可爱啊,老婆。”

“简亓,你给女儿起这个名字,女儿以后会恨你的。”

“笑笑多可爱啊,是不是,我家笑笑以后可喜欢这个名字了。”

 

某天,陶桃在简亓的死缠烂打之下终于求饶:“好吧,那就小名叫笑笑吧。”

简亓很高兴,又开始抱着女儿亲亲抱抱不撒手了。

在一旁的陶醉看不下去了,开口说道:“姐,那你们打算给我侄子起什么名字啊?”

 

 

陶桃无奈地看了一眼被自家老公抛弃的在一旁睡得可熟的儿子,又看了一眼有女万事足在一旁瞎乐呵的老公。

 

陶醉表示自己被无视了。

 

 

陶桃觉得自己都快抑郁了,明明刚生完孩子的是她,为啥现在就变成了最受冷落的那一个。

 

 

“简哥,简哥。”陶醉推了推在自己旁边逗着笑笑的姐夫。平时在公司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笑面虎,在女儿面前笑得收不住自己的表情。

 

都说在月子中的女人情绪变化最大,受不得苦。简亓见着自家老婆低着头委屈的小表情,也顾不上手中的女儿。将孩子往陶醉怀里一放,就去找陶桃了。

 

“老婆,你别哭啊,是不是受委屈了。”陶桃这人刀子嘴豆腐心,吃软不吃硬。在变化多端的孕期,简亓经过亲身磨练,成功掌握了一手哄老婆的好方法。

 

“你说,你是不是有了女儿就不要我了。你一点都不知道心疼我。”说着说着陶桃感觉更加委屈了,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。

 

“没,没有啊。”见陶桃真的是要哭了,他手忙脚乱哄着陶桃,“因为是我们的孩子啊,所以我才会喜欢他们呀。”

 

“哪有,你只喜欢女儿,我可没见到你表现出来喜欢我们儿子了。”陶桃低着头,实际上眨巴着漂亮的眼睛,狡黠地笑着,“这么多天了,你就只缠着我说女儿的名字,儿子的名字呢,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。”

 

简先生认真思考了一会儿:“那就叫‘骁’吧。”

 

陶桃想了一会儿,正想夸夸自家老公,这名字取得还不错,对儿子还是上了心。

就听到简亓自个儿嘀咕的声音:“和‘笑’同音,而且儿子不用取小名,我以后肯定叫他‘诶,喂,你’。”

 

陶桃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,正想夸夸他给口糖吃,这答案却让自己哭笑不得,转头又看到自家先生委屈巴巴地凑了上来。

“桃桃,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”

 

 

“你以后可不能喜欢儿子胜过喜欢我,我会很不开心的。”

 

原来是简大经纪吃醋了,陶桃表示很受用,回头奖励了简先生一个甜甜的吻。

 

陶醉孤零零地怀里抱着简家女儿,眼里看着睡在小床上吐泡泡的简家儿子,再一次感受到了母胎solo的悲哀。

评论(3)

热度(1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