卜过夏夜

关注了我你也会取关的

【马丁/祺鑫】权限未定

勿上升,谢谢。

 

※你一定要把真相再告诉我一次。※

※如果我不信啊,你就骂我,骂到我信为止。※

 

※不会的,不管重来多少次,你都会站在我这边。※

 

01

拜见大哥丁程鑫。

 

马嘉祺刚进公司的时候,也只不过拜见了一下“大哥”丁程鑫。

 

这里是马嘉祺所不熟悉的城市,不熟悉的公司,不熟悉的人,他的印象里只记得是出了少年偶像天团的公司,还有一首左手右手慢动作火遍了大江南北。这个天团,莫名其妙地,黑着黑着就红起来了,再之后成为了国内的顶尖流量。

 

他要进入的,是这个偶像天团的师弟团,要面对的,是一群和自己一样在镜头下打磨已久的练习生。不一样的是,他们的起点好像就比平常人高,对比着微博粉丝数、转发评论数,每一项都被吊打,马嘉祺感到一丝无力感。

 

怎么样才能被别人看见呢?

 

 

做事很有规划的妈妈昨晚在整理行李的时候,絮絮叨叨地说着话,告诉他公司里这么多练习生,竞争肯定很大,可得好好表现。

 

马嘉祺趴在不远处的床上看着妈妈利索的动作,想起一个人在2017年的上半年像一颗草一样随风飘零着,一个人在外面学习,上了一档综艺节目,可惜毫无流量糊到地心。即使是这样,镜头依旧要靠自己的突出表现才能拿到。

 

也不知道是哪吹来的风,时代峰峻的星探竟然找上了门。明天就要去重庆了。

 

马嘉祺其实并不喜欢这种感觉,当妈妈盖上行李的时候,他才装作不经意地发问。

 

——要去多久?

——顺利的话,你留在重庆训练,我回来给你弄借读的事情。

 

马嘉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问,好像多问一点,自己的焦虑就能少一些。以前都是一个人出门在外,这次,总有一种隐隐的不一样的感觉。

 

这次,要不一样了。

 

 

 

这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,不管是公司门前的桃子李子树,还是试卷上的成绩,还是练习室中零零落落的人头。

 

丁程鑫常常一个人待在这里。他透过窗从长江国际的十八楼向下看去,雾蒙蒙的,也看不清到底是些什么。

 

舞依旧在练,歌好像有了一点点的进步,重庆的天气阴晴不定,这几天热,过几天又凉快了起来。丁程鑫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,内心烦躁的很,像一团毛线纠缠在一起,想要理顺了却找不到从何开始理起。

 

手机被扔在一边,亮着屏幕。

 

——丁程鑫,你在这里啊,打你电话怎么不接。我找了你很久。快理理自己,出门见人了。

 

工作人员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,看样子已是找遍了十八楼的每个角落。看着丧一脸抱着腿靠在窗边的丁程鑫,像大妈子一样叨叨着。

 

——和你们说了多少遍了,手机别乱扔,到时候又说找不到了,我又要给你们去一堆道具还是衣服里面翻。

 

他刚刚碰到手机,就看到丁程鑫气急败坏的声音。疑惑地转头就看到丁程鑫眼睛大大地瞪着他。

——你别碰。

 

手机屏幕依旧亮着,屏幕上的聊天界面很明显。

——我们不要联系了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。

 

工作人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——和你说过多少次了,他们不会回来了。收拾一下吧,待会儿有新的练习生要过来。你表现的好点,振作一点,人可是好不容易才谈下来的,你别给我搞砸了。

 

工作人员碎碎念着就走远了。

 

——哎,丁程鑫,振作一点啊。

 

丁程鑫揉了揉额前的刘海,重新戴上帽子。

 

丁程鑫出门的时候,眼里已经看不到一丝阴霾。只是走过长廊的时候,正巧碰到试训生下课,伴随着欢呼雀跃的嗓门,一声声“大哥好”传入耳朵,既然叫了大哥,虽然丁程鑫没有心情去搭理这些小孩子,但仍然和气地点了点头。

 

尽管如此,有些细小的声音依旧传入了丁程鑫的耳朵。

 

——嘿,你看,是老丁诶。

 

——又叫老丁。我有这么老吗……

 

试训生都走完了,丁程鑫这才发现远处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。

 

不是锅盖头,pass掉。

不符合家族气质,pass掉。

腿怎么这么细,pass掉。

 

 

 

 

但是忽然间遇到了这么一个人,好像所有的情绪突然间都有了宣泄口。

 

——丁程鑫,快过来,这是马嘉祺。

 

tbc.

评论(4)

热度(60)